灯语为林✔

圈名苏子言,也可以称作小林哦。
是个鸽子+渣渣
妄想着能变得很强大。!保护想保护的。!

论卡米尔在这一年里只学会了做月饼吗【卡埃活动中秋企划】

是埃米第一人称视角✔
以星际作为背景,部分参考星际文明(某游)✔
好多细节不要在意莫得意义的x
cp卡埃,微雷安警告!
卡米尔是对埃米一见钟情x(什么沙雕剧情)
字数不多三千六而已✔
我这次居然没咕咕咕!不说了废话太多
往下看↓

  星际4116年,3月12日。我的母星被联邦“探索”到,从那天起,母星归于联邦名下,这已经不是联邦第一次“探索”星球了,在它范围内有着许多与母星一样被“探索”的星球,星球的人们不管相貌传统还是什么,都统称之为联邦人。不过这些都是很久前的故事了。

  我是埃米,来自玳瑁星,今年16岁,现在同老姐作为交换生坐在乘往帝国的太空列车上。

  据我所知,联邦和帝国一直以来都是死对头,老死不相往来,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有没有形容对),不知道最近怎么了,突然提出要交换学生三年这个戏码。很不荣幸的是,我和老姐成为第一批交换生中的两员。除我俩之外,还有其他被联邦选取的倒霉蛋。

  不过老姐不这么认为。

  “衰仔你是不知道帝国遍地都是帅哥,你姐我是去定了帝国,我要找全世界最帅的男朋友!”老姐兴奋地手舞足蹈,“衰仔你可别给我添乱啊。”

  “不是,老姐你冷静,我们在列车上,你这样的举动一点都不淑女啊。”果不其然,老姐立马坐回位置上假装欣赏星空的看窗外。

  “噗….”安迷修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们旁边笑着,“艾比小姐很活泼很可爱啊。”

  “那是当然……我全天下第一可爱!”老姐骄傲的抬起头。

  “是是是,艾比小姐最可爱。”

  “全天下最可爱的我一定能找到全天下最帅的男朋友!”

  “可以是可以……但艾比小姐你还小呢。”哦天啊安迷修终于说了一句好话。

  ……

  下了站,我们跟随带领老师去往帝国最好的学院——尹斯尔学院。

  尹斯尔不愧是帝国最好的学院,花花草草应有尽有,这里的风景确实很不错。老姐趁带领老师讲解历史的时候跑到一旁,拿出终端自拍。

  也就是在这里,我遇到了我此生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我跟着老姐去图书馆取需要的资料。图书管理员坐在书桌上翻看着一本《帝国(看不清什么字)讲解》。

  我发现我需要的资料放的位置有那么一点点高,但这里就我和管理员,管理员又比我高那么一点点,于是走过去小声对管理员说能不能帮我拿拿资料。

  他沉默了半饷,走过去拿了资料给我,还附赠一句:“你怎么这么矮。”给我。然后又坐回位置看书。

  我还没反应过来,刚想说他几句,老姐就突然过来:“衰仔我拿到了!走吧……哎这哪位小帅哥?”老姐盯着管理员一会,“哎这不是……”老姐突然就把我拉到一旁,兴奋地告诉我这是尹斯尔的院草卡米尔,帝国尹斯尔学院院草之一,还是帝国的皇子,特别帅等等。

  “但我最爱的还是金……他真的好帅哦好阳光哦……”说着说着老姐突然就两眼发光陷入幻想。

  等等?难道?

  我抱着侥幸的心理问老姐:“他不是图书管理员吗?”

  “不,他就是我刚才说的卡米尔。”

  “别吧……”

  我想着下次再遇见他,能给他道个歉。我真不是故意把他当成图书管理员的。

  上帝祝福我,我没多久就遇见了他。在几天后的学院门口,他像是在等着谁。那不刚好,我走上前,非常抱歉地说:“对不起!”,看着他睁大眼睛惊讶的同时光速逃离原地。总算把心里那点罪恶感清除了。

  老姐一脸疑惑地问我去做了什么出这么多汗。

  “我只是做了一点热身运动啊哈哈。”

  ……

  一年后。

  同样的剧情同样的套路,我和老姐又在图书馆拿资料也又遇见卡米尔了,不同的是他这次看的书不同了,我需要的资料的位置也没有那么高。

  这次是他先主动。

  我一拿到资料,他就直径向我所在的位置走来,我默念着“别过来别过来”慢慢地挪到另一边,但他好像并没有在意我的样子,只是拿了本书就转过身了。

  我松了一口气。

  “你那天道什么歉?”突然一个声音从耳边响起把我吓了一跳,他居然还记得这事?

  “啊?因为我把你当成是图书管理员了所以很……”

  但他打断了我的话:“我的确是图书管理员。”

  什么那我道歉有什么意义?

  他又顿了一下,“业余的。”

  什么图书管理员竟然还能业余的吗惊了。

  “你叫什么名字。”

  “啊?埃……埃米。”

  “那么,埃米,帮我一个忙吧。”

  “?”这什么剧情?

  “做我的搭档,辅助我完成任务。”他伸出手。

  我思考要不要答应,毕竟这是一个开阔眼界的一个机会,即使我不知道是完成什么任务。

  我犹豫再三,最终选择了同意,握住了他的手。

  “那么,你好,我的搭档。”

  ……

  又过去了半年的时间,所有的一切都稳定了下来,可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我到底需要做什么,那天在图书馆发生的就好像一场梦,我想去问问卡米尔我需要做什么,但我找不到他,他最近没有再去图书馆,我也不知道他一般会去哪。

  令我惊讶的是,安迷修居然认识卡米尔。

  安迷修问我为什么愁眉苦脸的,我没告诉他我和卡米尔成为了搭档等,只告诉他我找卡米尔有些事。

  他没问我是哪些事,就直接告诉我卡米尔应该在甜品店,我们学院附近就有一家很不错的甜品店。

  “啊?为什么啊?”我百思不得其解道。

  “因为卡米尔喜欢甜食,如果他不在图书馆的话,那应该在甜品店,甜品店也不在的话,他应该在……”安迷修突然不说下去了,他摆摆手告诉我去那家甜品店的路。

  “……在哪?”

  “没有,我也不知道了。”

  我很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那个,我还有一个问题。”

  安迷修转身欲走,听到这话又停了下来。

  “你是怎么知道卡米尔一般在哪的?”我很好奇。

  他愣了一下,很快就说:“你知道雷狮吧?”

  “知道啊?就最近一直跑来调戏你的那位?”

  “才不是调戏!他就看我不顺眼而已……卡米尔是他的弟弟。”

  “这样啊,谢谢你。”

  过了一会儿,我走到了那家安迷修所说的甜品店,明明学院门口人来人往,这里却没多少人。这家甜品店也很奇怪,它并没有名字招牌,周围装饰简单,很难想象到卡米尔那种身份的人会来这里。

  待我进去了,就发现店内店外简直就是两种风景,店内所有的陈设器物都看起来不是普通人能够买到的。果不其然,我在隔窗的地方看到了卡米尔。

  我急匆匆地走过去,拍拍卡米尔的肩膀。

  “卡米尔,那个任务到底是什么。”

  “很快你就知道了,不过你怎么在这。”他淡定的品尝着一块草莓蛋糕。

  “安迷修告诉我的,原来你喜欢吃甜食啊。”

  “……你要来一块吗?”

  “不用了,我就是来问问我需要做什么。”

  “你的任务第一个,就是来尝一块菲格慕的任意一种甜品。”

  这什么鬼任务啊喂!!“我没有钱买!”

  “我请。”

  “咳……有芒果口味的吗。”

  “有。”

  几分钟后——

  “这里的芒果班戟好好吃啊。”

  “你要是喜欢,我天天请你吃。”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这是任务。”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任务那我为什么要答应他啊?!不过……芒果班戟真的好好吃啊……

  他微微笑了一下,让我再等三个月。随后又恢复面瘫的样子。

  该死的我居然觉得他长的挺好看……我被老姐感染了吗?

  我老老实实等了三个月,等来的确是一个令全院,不,全帝国震惊的消息。

  ——帝国三皇子雷狮叛国做了星际海盗

  ——雷狮海盗团正式成立

  翻天覆地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街上的人们都在热火朝天地谈论此事。

  这时,一份消息传到了我的终端

  “菲格慕”

  我来到了菲格慕甜品店,卡米尔,雷狮还有两个不知名(一个特别高一个矮一些)坐在最靠里的地方。

  “卡……卡米尔?”

  “再次介绍一下,我是雷狮海盗团的军师。”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明白。

  “……你的任务很简单”雷狮突然插话。

  “现在,立刻,马上,拖住安迷修一直到晚八点。”

  ……

  我回到学院,找到安迷修。

  安迷修像是在整理什么东西,要出门的样子。我想起我的任务——拖住他,不让他出门。

  “……埃米?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有几个疑问……是关于……”

  我使出浑身解数来缠住安迷修。

  最后安迷修忍不住说了一句:“埃米我现在有点事等我回来好不好?”

  我装作很急的样子,说不行我这个很快就要交了等。

  他突然沉默了会,盯着我看了许久。

  我听见我的心砰砰直跳。

  “埃米……你是不是……”

  别啊别拆穿我啊!!

  “是不是……上课没听讲?”

  ……???这是???

  “啊,对,我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老犯困。”我暗自庆幸。

  “我刚好知道如何治疗睡眠方面的方法……”

  我成功拖住了安迷修,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我推测大概已近晚十点了。

  “我觉得你保持这样和女生们说话,一定会很招他们喜欢的。”

  “真的吗?”

  “真的,我老姐还说你恶心帅……”

  与安迷修告别,我回到宿舍,睡觉前我想着卡米尔说的最后一句话:

  “等我回来。”

  ……

  事情到这,我也已经在帝国呆了三年,是该回联邦了,尽管我有点舍不得这里,舍不得菲格慕甜品店,舍不得那个人。

  我走了他还能找到我吗?

  回到联邦,和老姐庆祝,但庆祝着庆祝着,老姐突然笑着说她好想她的金,好想在帝国结交的朋友。

  本是不愿去帝国的,为什么我们都喜欢上了那里的什么呢。

  夜深了,我趁老姐入睡时爬到天台。

  望着这片美丽的星空,我想到当初坐在列车上看到的星辰大海,想到把卡米尔认成是图书管理员,想到甜品店里的那些卡米尔请我的好吃的甜品……不对,怎么扯着扯着扯成了一个人。

  突然背后一声喊:“埃米。”

  我回过头——

  映着明亮的月光。

  是那个人,他回来了。

  ——————

  “给你,这是月饼。”

  “月饼?”

  “中秋节,我们帝国很久很久以前的习俗,就是要吃月饼,这是我做的。”

  “唔!好吃。”

  “还有一个习俗,就是赏月。”

  他笑着说:“月色真美,你爱我吗?”

  然后埃米就被卡米尔拐走去太空旅行了x理由是开阔眼界x

  艾比:“衰仔你怎么跟别人跑了我还没找到男朋友!!”

  x我知道我特别ooc,然后中秋成分特别少

  但还是希望大家中秋快乐~

【卡埃(短篇)】逐步

1.极度ooc,看不下去也求别举报,跟我说声我给您道歉然后删了如何。
2.cp为卡埃
3.是卡卡视角
4.时间线为过去和现在。过去指的是前世,背景凹凸大赛,但我改了一些的咳;现在就是今生啦,现代背景咳。
5.后续什么的……我不知道
6.梗来源于自身,我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但是我记得他姓啥


—— (现在)
    最近我经常做梦。
    梦里总是会出现一个人——他有一个很大的呆毛和一双蓝色的眼睛。
    他在对我笑。
    很奇怪,我明明没见过他,却知道他的名字是埃米。
——
    我每次醒来,努力的回想着关于“埃米”的一切,但我只记得,他的模样和他的名字。
    什么,什么都没有。
    对此我去问过大哥,他微微愣住,对我说:
    “卡米尔,你该不会……”
    却再没往下说。
——(过去)
    “你喜欢吃什么啊卡米尔。”
    “……只要是甜的。”我这么回答他。
    他歪头思索着: “最近商店里出了新口味蛋糕哦,是芒果味的!”
    芒果味。
    他接着眉飞色舞的说:“我最喜欢吃芒果了!”
    芒果。
    看着他这么兴奋,我问他要不要买点那个芒果味的蛋糕。
    他突然沉默下来,一声不吭。过了许久,他抬起头委屈的告诉我:“我积分在我老姐那里。”
    ……
    “……我请客。”
    “卡米尔你是一个好人!!!”
——(现在)
    我默不作声的从冰箱拿出一块蛋糕。
    芒果味的,上次在网上看到的,莫名就订下了,服务也不错,很快就到了。
    勺了一口,味道……还不赖。
    我把这家的蛋糕列入了名单。
    (一周后)
    “哎,卡米尔。你什么时候爱上了芒果味的蛋糕?”大哥不解的问。
    “……有吗,我只是觉得它味道还不错。”
    “可你以前吃的都是草莓味的。”
    “就当我换个口味吧。大哥,您过半个小时后还要出门。”我指指计划表。
    ……
    芒果……?
    为什么是芒果呢?
    埃米喜欢吃……芒果?
    埃米?
——(过去)
    晚上出去散步,在锻炼的同时也在思考着对付嘉德罗斯他们的对策。
    踩在软绵绵的草地上,风吹过,使脚下掀起了一波绿浪。
    沙沙……沙沙【咳,风吹过草的声音x】
    “哎……?!卡米尔?!”
    我被一声惊呼打断了思路。
    是谁?!
    我看过去。是埃米啊,我放下心来。不过他这么晚在这里做什么。
    我走向他,“你坐下你坐下。”配合他,我坐在草上。
    他呆毛晃动,很是惊讶为什么我在附近。不过我也没有打算说。
    两人都沉默不语时,他尴尬的笑了笑,在他仰望天空时,突然拉住我激动的说:
    “卡米尔卡米尔,你看哎,这夜空好美啊。”
    我顺着他的手看向夜空。
    是啊。
    繁星点缀的夜空,比它任何时候都美,更加让人从心里感到平静。
    我看了几秒,转过头看他。
    于是我沉醉于他,他沉醉于那星空。
    世界转瞬间就安静了,时间也没有再走动。
    如果,如果这样一直下去该多好。
    然而事与愿违。
——(现在)
    “最近卡米尔怎么了,晚上就往天台跑。”
    帕洛斯敲着佩利的头,自以为小声的说不要管那么多。
    “难道他是想跳楼?”
    被佩利的语出惊人吓到了,帕洛斯直接一句闭嘴甩给他。
    ………以为我没听到么。
    啊,快到时间了,去天台吧。
——
天台很大,也有保护设施,再加上这附近足够宽广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物,也是个观赏星空的好地点。
    看着星空,心情便会平静。
    但我总觉得,好像少了一个人。
    谁呢……
    为什么,有一种心如刀割的痛觉。
    ……埃米?
——
    潜意识告诉我,埃米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关于他的蛛丝马迹。
    我把我所了解的关于他的都记录了下来。
    过了不久,我却发现我忘了他的名字。
    我安慰自己,翻来了记录本。
    姓名那里,空的。
    ……为什么?!
    他叫,叫埃什么?埃米丽?埃里克?
    ……我必须冷静下来,这可没有身为军师的风范。
——
    越来越严重了,我已经忘记了他的模样,他,允许我称作他,因为我又忘了他的名字。
——(过去)
    然而事与愿违。
    我某天突然很想找埃米,但我却找不到了。
    我询问了几个人。
    金:“埃米吗,我最近都没有看见他呢,对不起啦……我去联系凯莉他们,一起找吧。”
    大哥:“埃米,那个常常跟你在一起的小鬼?不知道。”
    安迷修:“埃米……?抱歉,在下和你一起找吧。”
    和安迷修走了很多地方,这时金发来消息,告诉我们没有找到埃米。
    ……是吗。
      安迷修突然说:“在下知道了,卡米尔,我们一起去找丹尼尔吧。”
    ……对啊,丹尼尔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果然还是要冷静……冷静……
——
    我们找到了丹尼尔。
    丹尼尔很惊讶:“埃米……?”
    我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埃米……在前些日子……被回收了,和他的姐姐一起。”
——(现在)
    目前我一直在做这个梦。
    醒来后,却发现什么都是模糊的,只记得“回收”这两个字。
    回收……是什么。
    我为什么感觉……?
    心,好痛啊。
——
    “哎,卡米尔,你今天怎么吃的是草莓味蛋糕?”
    大哥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不是一直在吃这个口味的么。”
    “……你吃的都是芒果口味啊。”
     奇怪,我什么时候一直在吃芒果口味的。
     很甜吗?
——
     “嗯……”
     “佩利,在想什么。”
     “卡米尔今天又不去天台了。”
     “……佩利,给你。”
     “哇!!肉!!”
     我站在楼上听着帕洛斯和佩利的对话,对佩利的一句话感到疑惑……
    我……不去天台?
    天台?我去那里做什么?
    为什么他们都在说我没做过的事却说的跟真的一样。
    ……去天台看看吧。
——
    天台,比较宽阔,一般没什么想来这的。
    鬼神使差的,我看向了天空。
    晴空万里,今天天气蛮好的。
    尽管感觉哪里不对。
    但我来这里做什么,先回去整理资料吧。
——
    海盗团一直如我和大哥所期待的那样,只要目前再观察观察,推测帕洛斯的目的。
    一切都回到了正确的轨道,我对此很满意。
    虽然,好像什么消失了。
    是什么呢。

【卡埃】关于初见(真的)和其它回忆

☆cp卡埃,注意ooc,ooc,ooc
☆有后续?好像前续也有
☆我偷懒了……
☆有错误请私信……会改   

    埃米记得,他第一次看到卡米尔,是在接迎新生的那种大厅里,他和老姐是新生,坐在下面,卡米尔则是站在那个非常大的展台上,看着那一群的新生们在下面吵吵闹闹。

    丹尼尔在展台上,咳了一声,让大家肃静,然后对着新生们说了一大堆非常非常无趣的话。

    埃米表示这些话从小听到大,听腻了,所以他就专心看台上的其他人。

    唔!这个女生好漂亮!那个女生好可爱!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特别奇怪的人,和他旁边站着的一个特别随意的人。(虽然都是男的)

    天啦噜,绿色的衣服就不吐槽了,为什么还戴帽子??帽子还是绿色的??围巾红配绿是什么神奇的操作??关键是那个人还挺帅的??不对关键是穿的也很帅??

    他旁边站的的那个人……那是什么?头巾?嗯?这是童装吗??不会吧童装还能穿的这么………帅。等等他拿的是什么??好大的锤子………学校还能带锤子哦。

    难道,这就是这所学校成功的关键吗!

    这时艾比突然看向埃米,哀怨的说:

    “衰仔,我想喝苦瓜奶茶了……这个好无聊哦。”

    埃米瞬间转移注意力。

    “我想吃芒果了………”

    “那等会出去了就去买吧,我知道有一家非常好的店!”艾比突然兴奋地说,“没有芒果,但是有芒果慕斯的!当然也会有我最爱的苦瓜奶茶!!”

    “……苦瓜奶茶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啊。”埃米小声的吐槽了一下。

    “我听见了衰仔,你说,你是不是想死。”艾比拽着埃米的呆毛,用力地往她这边扯。

    “呜哇啊啊啊我不是我没有……老姐你这样很痛哎!”埃米感觉他受到了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痛苦。

    “你再说苦瓜奶茶的坏话!你信不信我禁你一个星期份的芒果啊?!”

    我错了!!埃米刚想回答,却被一个人打断了。

    “可爱的小姐,虽然你很可爱,但是这里是公共场合,所以请……”

    那个人抱歉的笑了笑。

    艾比感觉自己被恶心到了。

    可是也不能争,就算被他恶心到了,但那个恶心帅可是挂着风纪委员的牌子,艾比才不想刚入学就被扣学分。

    所以艾比松开扯着埃米呆毛的手,对着那个风纪委员说:

    “好了吧,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我可爱的小姐。”那个风纪委员微笑着回答。

    ……

    后来这场讲话结束了,埃米也陪着艾比去那一家店买奶茶和慕斯。

    然后看到了那个戴着绿帽子的人。

    当做没看到没看到没看到………

    埃米还是忽略不了芒果。戴着绿帽子的人在吃芒果慕斯。

    看起来好像真的很好吃……

   付好钱后,埃米忙跑过来问他:

    “你喜欢芒果吗?”

    埃米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傻的问题。

    只看眼前的人想了想,回答说他只要是甜食,他都喜欢。

    埃米还想再说点什么,却突然被艾比拉住了。

    “快点儿!衰仔!我还有事!”

    不就是等会有你喜欢的歌手刚好在这附近开演唱会嘛……

    情急之下,埃米只好跟他说:

    “你好!我是埃米,有幸再会哦!”

    貌似又说了一句特别傻的话。

    ……

    埃米也一直在想,他当时与卡米尔“约会”的地方。

    那天,卡米尔约他在学校的一个天台见面。

    那个天台是学校著名的看星空的圣地,星空控都特别喜欢去。同时,也是一个累计告白次数非常多的地方。

    卡米尔约他去那里干什么?

    埃米整理一下思绪,前往学校的天台。

    爬楼好累……埃米终于到了天台,这楼梯要走死人吗?!

    然后他就看到卡米尔站在前面,红色的围巾随风飘扬……不对不应该这么形容……埃米觉得他学过的词语都无法形容眼前的……的……好吧又无法形容了。

    反正就感觉要爱上他。

    “……过来。”

    卡米尔转头看向他。

    埃米感觉他在笑自己。

    不管那么多了,埃米跑到卡米尔旁边,问他:

    “这时候约我出来做什么……?”

    卡米尔没说话,抬头看着天上。

    埃米也抬头看向天空。

    那一晚,埃米见到了他一生中看见的最美的夜空。

    ……

    埃米在床上,蜷缩着。

    我想你了。

——分割线——

很短对不对!
……其实我发现有一些句子真的特别好!

当故事失去美梦,美梦失去线索,而我们失去联络。
——五月天

很多年以后,如果你偶尔想起了消失的我,我也偶然想起了你,我们去看星星,你会发现满天的星星都在向你笑,好像铃铛一样。
——三毛

你在星空的一头,我在星空的另一头,相隔很远,这很远代表着永恒,永远不能相见。
——辰东

天上的星星,一个个美丽闪烁,只是,我的星星,像是受伤的眼睛一样,绽裂得没有了眼泪。
——曹雪纯

是不是特别好!大概……吧(瘫)

今天非常的开心,值得纪念!

紫堂生日,解生日,祝你们生日快乐!
今天是情人节!
贪婪老师点赞推荐了!【此处让我自嗨】
跟我家的情头!【超级激动】
可能会去漫展玩!【更激动,但是很担心一件事】
今天我妈一天都不在!所以我睡在她床上,网很好!

祝你们今天过得开心哦~

【卡埃】情人节快乐啊米娜桑

埃米在自己的床上,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机。手机上正显示着一条消息:

“埃米,今天要出去玩吗?”

是卡米尔发的哎,今天怎么约我出去玩,他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哎,不对啊他怎么会不知道呢真是的,情人节我怎么就不能出去玩了搞事啊………那我应该回什么好?回可以?回好的?那样不行太尴尬了,等等我可以装作没看到啊,这样不就完美解决了吗?

个鬼哦,不回不敢想下场。

“去哪里玩?”

这么回复应该……可以吧。埃米点下了发送。对方秒回:“本市最大的游乐场。”

那不是以去的情侣多而出名的suger游乐场???今天是情人节真的没问题???

对方好像又发了一句,让埃米下午两点半到suger游乐场的门口。

这还能拒绝吗………只能去了啊。

“好吧。”

回复完后,埃米看向自己穿的衣服。

蓝白色条纹的衣服很符合埃米的口味。

这件睡衣真好看……睡衣……睡衣啊?!这必须换啊!!

怎么能穿睡衣去游乐场!!埃米你疯了吗!!

拉开衣柜门,拿出日常穿的衣服,换上,整理睡衣,一切都那么的顺畅。
穿这件衣服真的好吗………太日常了吧,会不会被嘲笑。

埃米拿了他最宝贵的衣服,这件衣服材料菲比寻常,卡米尔送的。

要不是真的没衣服穿了我还会穿这件……早知道听老姐的应该跟她出去逛商城的。

然而埃米并没有再换衣服的时间,现在时间14:02分。

“老姐!我出门啦!”埃米赶紧整理好自己的随身带小包,钱手机一应俱全,绑好鞋带立马就冲了出去。
“哎哎哎你个衰仔!你是有女朋友了吗怎么不跟姐说啊!!姐还没找到对象你怎么能先走一步!!!”

埃米在电梯里并没有听到。

唔………不知道赶不赶的到哦……那里离这还不算远的………

埃米到那里时,卡米尔已经一脸不善地站在大门口,那一身绿和标志红围巾,在人群一眼就能看到他。

“抱歉!我迟到了!让你久等了!”埃米跑到卡米尔身边,巨大的呆毛一摇一晃,引的周围路过的人都将目光放在了呆毛上。

卡米尔将目光给瞪了回去。

“……没有,我刚刚到。”卡米尔牵着埃米的手,“……先去买奶昔。”

“哦,哦。”埃米问,“啊,买什么?”

“……奶昔,有芒果味的。”卡米尔看着前面排的像龙一样长的队形,陷入了沉默。

埃米刚想说话,但在目光跟这卡米尔落到前面的队形,说:

“要不,先不吃……?”

“嗯,等人少了再来……”卡米尔从旁边拿着气球售卖的女生要了一个气球,放到埃米手里。

“要不,我们先去买其它的?饮料等会再买。”埃米指着远处的棉花糖小铺。

卡米尔没说话,但是埃米觉得他很高兴。

他们走到卖棉花糖的小哥面前,埃米说:

“请问,两个个棉花糖多少钱?”

“十块钱,今天是情人节嘛。”卖棉花糖的小哥回答。

“可以选颜色吗?”埃米说。

“只有蓝色和黄色。”

“那就来一个蓝色和一个黄色吧。”卡米尔给出十块,然
后拿出架子上的棉花糖,把蓝色的那一根给了埃米。

埃米咬了一口棉花糖。

“好甜,卡米尔你尝尝!”

“嗯,确实不错。”卡米尔说,“我想去坐摩天轮了。”

“得了吧你!”

然后最后还是去了。(才不会说后面我不会写呢╭(╯^╰)╮)

   

【卡埃】关于初见

☆cp卡埃,注意ooc,ooc,ooc
☆有后续?好像前续也有
☆不要问我为什么安哥在雷狮家,我也不知道
☆有错误请私信……会改

    “我们……结束吧。”

    卡米尔回家后精神有一点恍惚,进门时只喊了一声大哥,换了双拖鞋,就立马踏进了厨房。
   
    不像以前还会说哪家的哪个蛋糕特别好吃想买。   
   
    雷狮有一点慌。
   
    站在雷狮旁边的安迷修看了雷狮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没事的,在下去看看。”
  
    安迷修走到厨房门口,正好看到卡米尔在冰箱门边,端着一碟新鲜的芒果蛋糕,关上了冰箱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安迷修有点担心,他从来不会这样。
  
     “卡米尔?发生什么了吗?”
   
    卡米尔拉低了帽檐,不出声。
   
    绝对是发生了什么吧。
   
    安迷修蹲下来,轻声说:
   
    “是因为他吗?”
   

    在没有遇见他之前,卡米尔是跟在他的大哥――雷狮身边的,当时没有人会注意他,他就是一个无名小卒。但他在努力让所有人能看见他,能注意他…………他付出了努力,他做到了,做到成为了这所中学里闻风丧胆的雷狮海盗团的‘军师’,就算有人提起他,也不会说他是雷狮的弟弟,而是说他是辅助雷狮的‘军师’;教师们提起他,会夸奖他是一个努力学习的好学生,将来一定能进凹凸市最好的大学――凹凸大学,只可惜了跟了他哥。
   
    所以他在学校里一直都是一个受万人瞩目的存在。
   

    卸下了伪装是在遇见他之后。
   

    当时他在市内一家甜店里吃芒果慕斯,这家店内很安静,布设也很好,光线充足,绝对是个休息的好地方。
   
    “哐!”一声很大的开门声响起。
   
    卡米尔看向门口,两个发型奇异的人闯入了这家他钟爱的甜品店,他眉头一皱。
  
     “衰仔!快点!听说这里的奶茶不错!我问问有没有苦瓜奶茶!”
   
    “你从哪儿来的小道消息啊,甜品店会卖苦瓜奶茶?”
   
    “当然会卖!你个衰仔不要不懂装懂!”
  
    好烦。卡米尔心想。苦瓜奶茶是什么危险的存在。
   
    其中一个人四处张望着,把目光移向他――

    桌子上的芒果慕斯。
   
    那个人死死地盯着这盘芒果慕斯,最后被另一个红色头发的女生拉去点餐区,但是目光依旧停在这盘芒果慕斯。
   
    这人为什么要盯着我的芒果慕斯……
  
    “衰仔!我说有苦瓜奶茶就有苦瓜奶茶吧~你要点什么?”那个女生摇着头问着那个蓝色衣服的男生。
   
    “我要芒果慕斯!”
   
    原来他喜欢吃芒果慕斯……?
 
   “好的,恭喜您,这是最后一盘了。打包吗?”服务员迎了一个礼,把最后一盘芒果慕斯给了那个穿蓝色衣服的男生,还有那一杯卡米尔认为不应该在世界上存在的苦瓜奶茶。
   
    “打包!”男生回答服务员。服务员立马装好最后一盘芒果慕斯给男生。
   
    那个女生有一点迫不及待,让男生付好钱拿到吸管就开始喝,一脸幸福。
   
    为什么苦瓜奶茶这种奇‘妙’的东西会存在于世上且还有人喜欢……?
   
    那个男生倒是没说什么,暼了一眼女生,又看向他,然后匆匆忙忙的跑过来,问了一句:
   
    “你喜欢芒果吗?”
   
    卡米尔思索了一会,回答:
   
    “只要是甜食……都喜欢。”
   
    那个男生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那个女生拉住了。
   
    “快点儿!衰仔!我还有事!”
   
    “知道啦知道啦~”男生回答女生,看了卡米尔一眼,说:
  
    “你好!我是埃米,有幸再会哦!”

    可是世界这么大,不太可能会再见面呢。
  
    但是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命中注定便是命中注定。

    你想躲也躲不了。

――――――――――――――――――――――――――――――
…………好渣哦

   

   

【卡埃】关于教学(二改)

☆第二次写文了,一样帮忙捉虫!
☆cp为卡埃,微量凯柠凯
☆ooc比较严重,雷者不要点
☆学院pa吧………
☆被挑到错误了,改了一下

图书馆内――
      埃米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看着桌子上一堆的数理化辅导书。过了许久,他才翻开书本,一行一行的,每一个公式都记在脑子里,他知道,不想这样,可是现实总是在跟他开玩笑――
      谁知道下个星期就期末考试了啊!!!
      这个学期被老姐拉着玩那什么恋与制作人,说她很忙,让我帮她抽奖,明明是自己非,就偏偏拉上我帮他抽那什么ssr,虽然自己的运气也没好到哪里去,几次下来都是sr或者n,但总比抽到重复的或更低的好多了。
      这不,最近又开始玩什么旅行青蛙,说那里面的青蛙是她与她男神的儿子――鬼信啊人和人的儿子是只青蛙?!怕是小说看多了吧?!
      当然,这些话可不能跟老姐说,她肯定会把我暴打一顿然后一个月不能吃芒果。
     我的人生怎么这么惨,还有没有天理了!
     都到期末了……还是很多都不懂……这可怎么办啊……
    埃米很无奈,埃米很焦急,但他不能说。
    这时,桌子前面走过两个女生,在悄悄聊着什么,埃米一看,便发现那是年纪前十的安莉洁和号称“星月魔女”的凯莉,声音其实也没有很小,所以埃米听见她们说:
     “哎呀~冰女,我这个不会写,你教我呗~”
     “嗯……这里是…应该先这样,然后把……”
      埃米很想有一个人能教他数理化,可惜没有。
      才怪。
      卡米尔在埃米身后的书架旁,假装看着很有趣的书,却在偷偷观察着埃米,突然看到他愁眉苦脸的。
      卡米尔很不开心,卡米尔想安慰他,可是卡米尔不能,因为怕吓到他。
       但是这不行,这么久了,也该入网了。
       卡米尔假装走过来坐着看书,假装正好坐在埃米对面,假装没看到埃米。
       然后假装刚好看见学弟有问题不懂来教他。
       埃米很慌,这不是那个雷狮海盗团的首领的弟弟吗?!那个号称军师的人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我怕不是见了假的军师哦!
       卡米尔温柔(自认为)的坐到埃米旁边,温柔(自认为)的问:“你哪里不会?我可以教你的。”
        这不太科学。埃米心想。
        但是有人愿意教的感觉真的好棒!!
        卡米尔低头,看着埃米在那笑,在不会有人发现的情况下,一条红线悄悄地,连接起了两个人的未来。

不知道取什么名字的非常短的原创短篇

第一次写文,无厘头,小学生文笔

出现大量英文,不要翻译,没什么用

  他正在补课。

  他很聪明,老师在要求学生们看短篇时,他事先预习好了,所以他现在他有点无聊。

  “啊~什么时候结束啊~”

  就在他说完这句话后,时间到了,老师和同学们一起翻译短文。

  这一篇短文讲的是关于朋友,作者对于朋友的看法。作者介绍TA最好的朋友时,是这么说的:

  “My best friend Larry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me.He is taller and more outgoing than me.We both like sports,but he plays tennis better,sohe always wins.Howevey,Larry often helps to bring out the best in me......”

  文章还没翻译完,他笑笑,对同桌说:

  “他们是一对吗?”

  同桌笑笑,说怎么可能。

  后面又换了一个好朋友:“My friend Carol is really kind and very funny.In fact,she's funnier than anyone I know.I broke my arm last year but she made me laugh and feel better. We can talk about and share everything.I know she cares abou me because she's always there to listen.”

  他一个不小心,说了一句:

  “百合大法好!”
 
  声音很大,周围一起补课的同学们愣了一下,随即大笑。

  于是他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

  都说了很聪明就是聪明,只有两题忘了答案(什么鬼)。

  所以被光荣的请了下去。

  下课(?)响了起来,他想,终于可以回家了,我想看番。

  But外面下雨了,他没带伞。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

  “只能淋雨回家了,走回家要30分钟呢。”

  他抬起头来,发现前面有个很面熟的人。
 
  嗯,越看越像那个混蛋。
  
  那个人向他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温柔的说:

  “外面下雨了,我带了伞,我们回家吧。”


我写的都是是些什么鬼

老秦唱歌真一言难尽好听